首页

电商快讯

众筹第一案让诸多业内问题浮出水面



5月12日,北京市海淀区法院受理了首例股权众筹纠纷案。据报道,该案原告北京诺米多餐饮管理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诺米多)委托被告北京飞度网络科技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飞度)通过“人人投”平台在网上融资,以有限合伙企业形式开设餐饮店。双方签署《委托融资服务协议》后,诺米多按照约定向“人人投”合作单位“易宝支付”充值17.6万元,并完成项目选址、签署租赁协议和公示义务,随后飞度公司通过“人人投”平台发布股权融资信息,86位投资者认购了总额为70.4万元股权融资并在“易宝支付”中予以付款。诺米多在临近开业前五天要求飞度拨付融资款时被拒绝,飞度提出诺米多公司承租房屋存在违建、无房产证以及租金过高等问题。诺米多事后提出该项众筹融资有87位合伙人,有违合伙企业法有关合伙人数不得超过50人的规定。双方均以对方违约为由互送了解约通知书,合同已经解除,却因赔偿数额争议诉至法院。




看似平常的合同纠纷,由于涉及“股权众筹”这一备受关注的领域,并作为首例出现,不仅业界议论纷纷,受案法院官方微博中更是透露出相当程度的重视。股权众筹自2011年进入我国以来,因其所具有的融资门槛低和网络聚合等优势,迅即进入爆发式发展。由于国内现行法律法规尚未对股权众筹平台作出规范,股权众筹处于监管空白状态,潜在风险重重。首案一出,风险显现,各方重视,社会民众有机会了解股权众筹风险接受风险教育,本身就有意义。

如果法院不是以调解方式结案,则判案中无法绕开的核心内容,是对众筹平台法律地位进行界定。飞度不放款行为是否违约?在民事合同纠纷中,法院一般审查双方合同条款是否有明确约定,在没有约定时,按照合同类型等对合同当事人权利义务进行判定。而在股权众筹中,众筹平台具有多种角色,可以作为连接筹资公司和投资者的中介,可以控制发行人的融资机会和投资者的投资机会,既可以居间经纪,也可以受托融资,甚至还可以自筹,难以等同于一般民事主体。在本案中,法院以居间合同纠纷立案,飞度是否是一个单纯的居间人,飞度是否有义务保护投资人的利益,并可以此为由拒绝放款?这在缺乏相关监管规定或法律界定的情形下,将是一个难点。法院对飞度“人人投”众筹平台的界定,或许为日后监管规则的制订提供一定的思路。

众筹首案也让一些业内问题浮出水面。诺米多是否涉嫌利用租金价格挪用融资,加深了人们对融资者道德风险的疑虑。虽说法律有种种红线,但我国金融业创新的一大特点,就是规避法律,或者说总能找到法律的灰色地带,并在发展壮大或问题积累后倒逼法律的变革。众筹作为新兴的金融创新,一直与建构股份代持,多重有限合伙等躲避“非法集资”等法律红线的组织结构形影不离。飞度“人人投”作为知名众筹平台,犯下有违法定有限合伙人数限制的低级错误,着实令人愕然。此外,在一方筹资成功,另一方准备就绪时,双方不能有效沟通及时改正,以达成项目并避免损失,却为我国贡献了第一个众筹案例,不知对双方各自的意义何在。


来源: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